我在武汉监护室,你在杭州急诊室 我们一人守一座城社会

2020-02-24

我在武汉监护室,你在杭州急诊室我们一人守一座城

浙大四院95后陈颖护士和男友隔着玻璃门亲吻。

金南星/摄

2月14日,情人节,方翔在一个有点阴霾的早晨与新婚妻子章琛告别。他和妻子章琛都是浙大二院的护士:他是1992年的急诊科护士,留守杭州抗疫的一线;而她是1994年的呼吸科护士,奔赴武汉抗疫的战场。

分别时,章琛在大巴车窗前冲着方翔比了个心,泪眼朦胧中望着爱人的身影淡去……

我在武汉监护室,你在杭州急诊室

我们一人守一座城

他和她,开启了“双城记”

2月13日,章琛一大早接到护士长的电话,浙江省第四批支援武汉的医疗队即将出发,出征名单里有她的名字。被电话吵醒的方翔被吓得一激灵,“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会是她?”

他拼命向对方解释说,他作为急诊室护士,对危重症病人更加擅长,而且年资也更老,所以他更适合去前方。

于是,方翔马上打电话给自己科室的护士长,向她“讨”一个支援武汉的名额,他要陪着妻子一起去。

护士长杨?F斐告诉他,“急诊和发热门诊一样,也是抗击疫情的战场,这里也需要你!”

杨护士长让他放心,章琛也是急诊的媳妇,她已经郑重托付给此次带队大急诊驰援团队的党总支书记徐善祥副主任医师,一定把她平安带回来。

方翔被说服了,他和她开启两个人的“双城记”。就像章琛给他的微信留言:一个人守一座城,我守在武汉监护室,你守在杭城急诊室。而他们原本打算3月份拍婚纱照,5月份办婚礼……

待我回来穿婚纱

2月13日下午,浙大二院组织了出征前的培训和动员大会,每个医护人员发了两身冲锋衣。宽大的冲锋衣套在章琛身上,她显得更加瘦小了。章琛发朋友圈说,“待我脱下这冲锋衣回来穿婚纱。”

箱子空间有限,塞满了医疗和生活用品,章琛就抽出一张结婚登记时拍的一寸两人合照,放进自己钱包里。

章琛的头发不算长,但她坚持在走之前剪得更短些,方便戴防护帽。方翔亲自上阵,拿家里普通的大剪刀给她剪头发。初次当理发师,手艺不佳,发尾被他剪得坑坑洼洼。剪掉的头发,方翔收拾好装进一个袋子,保存了下来。

“她胆子小,平常比较依赖我。”作为一名危重症的护士,他对即将出征的妻子还是一万个不放心,幸好医院出发前组织了统一的培训,他紧张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但他还是反复交代吸痰、穿脱防护服的注意点。

那个晚上,两人几乎一夜未眠。

他们的平常时光和你一样

1992年的方翔和1994年的章琛是校友,他高她两届,但在学校从未见过面。直到章琛实习时轮转到急诊科,他们才相识、相恋,去年3月领了证。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疫里,这对护士夫妻是冲在第一线的战士。而私下里,他们像大多数步入社会不久的90后一样,承受着房贷的压力,也享受着新婚生活的甜蜜。

为了装修新家,他们跑了好几次宜家,本来想买一个沙发,但价格有点超出预算,最后只买了一个河马形状的小凳子,“我们都刚工作,买了房,基本没什么钱了。” 方翔说。

章琛是易烊千玺的忠实粉丝,从出道就开始追,卧室里还贴着他的海报,《少年的你》看了2遍,“要不是我拦着,她还要看第三遍。”后来,他被带着一起看《这!就是街舞》,也喜欢上了四字弟弟。

“她一直说,我这个人不会说话,欠她一封情书。所以,干脆就趁这次写吧。” 情人节那天,方翔找出家里一张四字弟弟的海报,在空白处写了一封欠她多年的情书。

“老婆,看看这是谁?易烊千玺。哎,再看看我写的字,有没有一种想打我的冲动啊?等你回来再打我哦。”他在信的末尾写道。

本报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顾鑫萍

(责编:冯粒、曹昆)

阅读延展

1
3